• <tr id='yl442'><strong id='yl442'></strong><small id='yl442'></small><button id='yl442'></button><li id='yl442'><noscript id='yl442'><big id='yl442'></big><dt id='yl442'></dt></noscript></li></tr><ol id='yl442'><table id='yl442'><blockquote id='yl442'><tbody id='yl442'></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yl442'></u><kbd id='yl442'><kbd id='yl442'></kbd></kbd>

      <span id='yl442'></span>

      <acronym id='yl442'><em id='yl442'></em><td id='yl442'><div id='yl442'></div></td></acronym><address id='yl442'><big id='yl442'><big id='yl442'></big><legend id='yl442'></legend></big></address>
    1. <i id='yl442'></i>

      1. <fieldset id='yl442'></fieldset>

        <ins id='yl442'></ins>

        <code id='yl442'><strong id='yl442'></strong></code>

      2. <dl id='yl442'></dl>
          <i id='yl442'><div id='yl442'><ins id='yl442'></ins></div></i>

            刘亚伟:中美过去40牛牛可下分年的成就不容“脱钩”

            • 时间:
            • 浏览:15
            • 来源:IU科技资讯网

            中美关系目前已经成为全世界最受瞩目的双边关系  ,这一关系的发展将塑造世界未来的面貌  。中美两国领导人在大阪G20峰会上会晤后 ,中美关系又走到了一个重要的十字路口  。如何理解目前的中美关系形势及未来的发展  ?就此笔者采访了美国卡特中心中国项目主任刘亚伟 。

            问:美国前总统卡特不仅建立了两国外交关系  ,至从他卸任以来  ,就没有停止过对中美关系的努力 。尤其是在目前两国关系遇到困难的情况下  ,卡特总统还亲自给特朗普总统写信  ,提醒他中美关系的重要性  ,并为尽快修复两国关系建言献策  。回顾当时卡特总统与邓小平副总理共同决定建立外交关系的历史  ,以及他在离开白宫后为推进中美关系奔走和呼吁 ,这对我们现在的两国关系有什么启示  ?

            刘亚伟:我觉得  ,如果说历史上有什么可以借鉴的  ,把从尼克松1972年的破冰之旅到1978年的艰难的马拉松建交谈判都算在内的话:

            首先  ,与中国恢复邦交正常化对尼克松来说其实要更容易一些 。他本人就是靠反共走上了从政的道路  ,没有反共就没有他自己政治生涯的开始 ,没有他跟艾森豪威尔担任了八年的副总统  ,没有他最后在1968年当选总统 。因此  ,尼克松说跟中国接触 ,没有任何所谓“通共”之嫌  ,只有捍卫国家安全之利  。

            对卡特来讲  ,与中国的接触和谈判建交困难要大得多 。1949年中共在内战中胜出  ,美国共和党人马上掀起了“谁丢了中国”的大辩论  ,指责民主党人亲共、媚共  ,优柔寡断 。这一辩论直接导致了麦卡锡主义的泛滥  ,美国国务院所有在抗战和内战期间与中共接触过的外交官均被免职和开除  。民主党人永远背上了因心慈手软而让中共坐大和夺取政权的罪名  。这也是为什么肯尼迪和约翰逊两任民主党总统都不敢轻言与北京改善外交关系 。卡特总统开始与邓小平副总理启动建交秘密谈判的时候  ,他的一些助手对他说:“如果你在任内要和中国建交  ,你肯定要输掉1980年的大选  。”但卡特为了国家的利益仍旧破除阻力  ,与中国建立了外交关系 。对于邓小平来说  ,他面对的压力并不比卡特小 。因此 ,作为政治家  ,要有眼光、要有远见、要有胆识;同时要学会妥协  。在需要妥协的时候  ,暂时的妥协是为了更大的共识  ,有了共识才能促进双赢  。在如何解决台海问题上  ,卡特和邓小平都显示了政治家的远见卓识和敢于担当  。

            第二点  ,利益是关系的发动机 。当年中美两国领导人敢于反潮流建立外交关系是因为他们面对一个同的敌人:苏联 。莫斯科对两国人民福祉的威胁使得两个历史、文化和制度截然不同的国家走到了一起  。虽然曾经共同的敌人苏联今天不存在了  ,但今天共同的敌人比苏联更危险  ,是更难以掌控的一种力量  ,比如气候变化、反恐、整个中东陷入混乱的问题  ,伊朗和美国若打仗引起整个世界能源危机  ,全世界将会陷入动乱  ,对全球经济的打击将是灾难性的 。当年中美有共同的利益  ,今天中美共同的利益更大  ,这个巨大的共同利益不允许华盛顿和北京分道扬镳  。中美两国如果不携手共同面对这些挑战的话 ,世界可能比当时更不安全 。因为当时毕竟是两极的世界  ,有确定性、有可预测性 ,今天的世界因为民族主义及其他各种各样的因素  ,已经变得不可预测 ,更加缺乏稳定性  。所以中美在这种情况下  ,不能因为目前两国 ,特别是美国的一些国内因素的考量  ,让两个国家脱钩 。